一分排列3

                                                      来源:一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5-27 00:41:58

                                                      日前,澎湃新闻梳理了近五年的总理记者会发现,2015年至2019年的总理记者会上,总理共回答了86个提问,这些问题有41个来自境内媒体、有10个来自港澳台媒体、另外35个则来自国外媒体,其内容涉及经济、外交、两岸关系、民生等领域。

                                                      尽管记者会时长不断被拉长,但是记者们有时仍意犹未尽,会后不断追问。譬如,2015年的总理记者会结束后,有一位记者追问如何看待中缅边境最近发生的问题。

                                                      第二, 维护国家安全历来是中央事权,在任何国家都是如此。英国如此,中国同样如此。中国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第23条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自行立法,履行其宪制责任,但这并不影响中央根据实际情况和需要继续建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中央政府对所有地方行政区域的国家安全负有最大和最终责任,这是基本的国家主权理论和原则,也是世界各国的通例。总之,国家安全立法将使香港变得更安全、更美好、更繁荣。

                                                      澎湃新闻发现,2015年至2019年的总理记者会上,“首问”都留给了外媒,分别是英国金融时报、英国路透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美国彭博社、英国路透社。同时,近五年的总理记者会上,港澳台媒体每年都会获得两个提问机会。

                                                      第三, 维护国家安全是“一国两制”的核心要义,是“一国两制”赖以生存的基础。有关香港国家安全立法是为了更好执行“一国两制”。近年来,特别是香港“修例风波”以来,“港独”分子和激进分离势力活动日益猖獗,暴力恐怖活动不断升级。一些外部势力与香港反中乱港势力勾连合流、沆瀣一气,利用香港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中国全国人大根据宪法和香港基本法规定,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是维护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筑牢“一国两制”制度根基的必要举措。只有国家安全有保障,“一国两制”才能有保障,香港繁荣稳定才能有保障。

                                                      第四, 中国全国人大这一决定,针对的是极少数严重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行为,不会影响到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只会使香港居民的合法权利和自由在安全环境下得到更好行使。这将使香港具有更加完备的法律体系、更加稳定的社会秩序、更加良好的法治和营商环境,有利于维护香港的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地位,有利于保障香港居民合法权益和自由。这也符合国际社会和外国在港投资者的共同利益。

                                                      在这几年的总理记者会上,李克强总理习惯用引经据典、口语化等方式阐述观点,并频频口出“金句”。

                                                      从记者会时长上来看,超过两小时已经成为常态,2019年的总理记者会是这五年中最长的一次。其中,2019年约150分钟,2018年约120分钟,2017年约140分钟,2016年约130分钟,2015年约120分钟。

                                                      从1月23日至5月27日共125个日夜,经过重症医学科、呼吸内科、感染内科、消化内科、血液内科、影像医学科、胸外科等多学科专家团队会诊,一例例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逐渐转危为安,由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收治的19例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经治疗后,已全部达到了新冠肺炎出院标准。

                                                      同时,金融领域的问题也不在少数。譬如,2018年的总理记者会上,中国新闻社记者提问说,“我们注意到前阵子中国有关部门对一些保险类、金融类企业采取了强制性措施。请问下一步这样的做法是否会继续?以及这是否表明了中国新一轮风险点正在继续,中国是否有可能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